總瀏覽量

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

滿人記得前世

我被詹守琪贈珠
他就是奴爾哈赤
我们漢人轉世都服忘情水
滿人不願意
所以滿人開示我珠學是功德

我跟詹守琪沒有性交
我一個人去平溪玩
遇到的韓國人是香妃轉世

是她開示我種族主義
她暗示我仇日
因為她問我對日本是甚麼態度
我認為這是重要的精神
而且我不在乎

在火車上我们遇到的日本遊客是小田和正
我坐在他和香妃之間香妃恨我入骨

小田和正告訴我
所有人都爭香妃的友誼

就像特洛依的海倫

我本來不利害
皆因滿人開示而偉大

我是漢人的鯨騎士
我爸爸是黃文科
我媽媽是觀士音菩薩
我是惠岸行者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