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

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

札記2017/7/6

得到一個境界之後,不見得描述得出來自己所感覺的。包括在旅行之中,看到禪,可是沒有繆斯,然而,人類應不應該傳遞彼此,對境界的體會?!我想是珍惜到最後,寫出最沈澱與沈靜的心靈。我能體會,像大學,中庸,道德經,這些上古智者寫的書,所有的文句,都是神諭,也就是中國神界的立言。而代筆者是神的僕人,也就是天才,天神上身所寫的經典。然而,天才寫的是神諭。我覺得自己寫的是神人之間,也就是柏拉圖說的,求智的人,在光明與黑暗中來來回回。我常寫出一些露餡的事,包括起訴同學行為不檢,以即社會正義內容之抗爭。我覺得撕破臉是在網路上,私底下碰面,還是維持禮,不是仇人互罵,是顯密雙修。沒有人確定誰看見甚麼文章。只有一直往前犁地,修命不要算運,就是男有份女有歸 。人類對簡訊的態度是,心裡有譜,等著看人事變幻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