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

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

甚麼是棄經典之後的人生

我把聖經丟進垃圾桶,可是我的文章常引述聖經的理念。就像有人說買高雅的古玉來鎮宅,可是有玉在的話是無名氏。我的這兩個想法比較的只有,經典和古玉是我高攀的神緣,因為我看不出來命,不想花錯錢,所以不停買古學。但是古學會讓我成為大家眼中的異類,因為我用萬物屬靈的理想,跟古玉打交道,得到的是古學慧根生,然後,我把古玉送鄰人,喜歡看善本書現代印刷。所有的經典,都是時空淘汰不了的神木,我們瞻仰祂們,在祂們膝下遊戲,所有人在少年時,都立志有錢要買一屋子書,對書的收集,充滿野心,最後房子一次次的裝修,不只送掉書和唱片,連畢業證書也被我撕了揉進廢紙堆。證書沒有命,也沒有想念,是記念,可算!而我的裝修革命要的是棄經典,成為自主作家,留下來的書都是寫作有關的。人類邊寫作邊查書是作讀書報告。只有棄經典,融鑄一爐,才是真正的作家,作家就是思想家,小說是歷史,無中生有的小說是沒有內含的。棄經典,我尤其丟了聖經,俄國文學。然而我融入思潮只有一個原因,正心,誠意,修身。我甚至玩濃冰片,來驅趕自己的迂腐,平庸。冰片難在濃,換來的是太古告訴你世界的密秘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