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

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

再談生化戰

因為台大醫院要我毀容,所以我自修中醫,他們給我生化藥,我得到的是本草智,就是激發潛力,因為恨,也就是我用腎上腺素來面對每一面,已經定了!我已經看不進去戲,就是活在腎上腺素裡的人。我的腎上腺素能那麼強悍,靜的突破詛咒,只因為茶道定。我是南投人,不牽強的自命,而且是被敬的,茶都是鄉親帶上來的,這是我富貴命的極致。茶養腎。用腎上腺素功作的人,就是智者,而且蜷伏深思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