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

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

寫信給弟弟

韋辰,晨弘,你們倆個是殺死中寮的人,而且是殺死佩琳和廷琳的人,我們的黨,永誌不渝,就是那個沒有學生的幼稚園,我們在那裡做遊戲的天堂,上帝看得見。你們倆個讓我們的黨,玩不起來,所有人都呆滯,只有玩賭,你們對佩琳廷琳不敬在性侵,對我不只是不敬,是詛咒,憤恨。因為我只有東吳退學,你很確定。你們會讀名校不是因為聰明,是因為被設計,要讓你們的貴命破,你們的貴命不是學界。你們的貴命是打手球拍檔。你們已經老化,廖國源跟我一樣沒有年紀像,就是真人,廖本捷頭髮白是悟經學,我看不起你們倆個。你們詛咒到底我存在到底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